您的位置: 首页 >  绝地张扬 >  正文内容

老常讨债_故事

来源:水色天蓝网    时间:2020-10-16




  大半个月来,老常是食不香睡不安。这不,天才蒙蒙亮,老常又醒了。

  “你这是干啥呀,自己天天不睡觉,还能不能让别人睡个好了”,老常刚开了门,他媳妇就在身后唠叨起来了。

  老常直摇头的,“哎,这王三的钱讨不回来,你倒好,还有心思睡,我这上他门跑了八回了,就差给他跪下了,可他偏不给钱,你说我这哪还有心情睡觉?”

  “那你不睡觉就能把这钱要回来了?我也没见你这招好使啊。大冬天的,寒死人了”,媳妇一言顶了过去,又拉上被子睡了。

  老常也不再吱声,开了门出去。

  老常出了屋子,屋外大雾笼罩,没有手电,根本看不清事务,只是顺着地面的一丝白,走了出去。

  老常双手靠在腰背上,低着头,边走边想:“王三,你个王八儿子,当时借钱说的好好的,两年就还钱,还给利息,这两年过了两个月了,做着生意,赚着钱,却赖着脸皮不还钱……”老常越想越来气,心里急啊,也没思量,走着走着,抬头就走到王三的家门口来了。

  走了一朝,天也放亮了,蒙蒙大雾里,也总算能看得见王三的家门了。

  “王三,王三……”老常提起嗓门大叫着,“你起了没有,你出来,我们这就把话说清楚咯,你出来。”

  老常在王三的屋外叫囔着,还踮起脚来了。

  王三在屋里睡得正酣,被老常这么一叫,醒来了也没好精神,他揉着睡眼出来。

  “呦,常哥来了,这么早,你这是昨天在门口睡了一夜么?咋的不敲门呐,家里还睡得下,你说你熬这苦做啥哟!”王三见了老常,故作糊涂起来。

  老常不讨他的情,扬手一挥,愤怒着:“少整这些没用的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我不是来和你拉长扯短的,说吧,那三万块钱咋弄?”

  王三嬉皮笑脸地应道:“哥,哥,这一大早的,我魂都还没回过来,你就来讨钱了。你这钱嘛,我也不能少了你的,你说是不是,就是我这手头紧呢……”

  “你没回魂那是你的事,我就问你我那三万块钱咋弄。当初借钱时你说连本带利就给我三万三,现在好了,甭说利息,你把本金还我就得了,我这急着钱用,孩子要娶媳妇了,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连登你这门九次了。”还没等王三话说完,老常就哧溜溜地说了一通。

  看老常急溜溜的,王三是又气又好笑,“常哥,你看这样,你的孩子要娶媳妇了,这我也知道,我王三就是再赖皮,那也不能赖了你这娶媳妇的钱,你说是不是?这呢,我也答应你,你就等我这两天把竹子收进来,转手出去了,这钱就回来了,我立马就给你。”

  老常气得重重地跺了一脚。“你就别来这句了,你说你,我都来你这家九趟了,你这话说了九次了,我听都听腻了,你还敷衍我呢!”

  “常哥,你说咱们这关系,几十年的老朋友了,说到上面,还攀亲带故的,你就放心吧,我这次决不食言,我把这竹子倒手卖了,赚了钱,不仅连本带利给你三万三,等你孩子结婚当日,我还包一个大红包来。”王三轻轻拍着老常的胸口,“我王三好歹是乡里早些年发家的,做竹子生意这么多年,走乡跑镇,大家都晓得我,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骗你的。”

  此前八趟,王三都这样说,这次,王三还这样说,老常怎么也是不信了。

  “你就是个赖皮,不说你做竹子生意还好,说了就更是赖皮,你做着生意,怎就没钱,三万块钱,你就死捏着不给。你哪需要等竹子转手卖钱,你有心想还,早把钱拿出来了。”老常毫不留情地骂了王三一通。

  此前王三还嘻嘻哈哈装着讨好,听老常这么一骂,也急了。“嘿,你这人,武汉治疗癫痫哪里好怎么这么不相信好人呢,你看我前些日子,成天在山里跟那些农民转悠,就是在收购毛竹,你是没进山里看哟,那山路边都堆了多少毛竹了,我都花出去十五六万了,只是这几日天气不好,山里雾大,我顾的拉毛竹的车进不了山,这才堆压了。”

  王三看老常根本不信,又说:“我那工人都在山里住了好些天了,我就等天气好一点,让拖拉机开进山里,把竹子运出来,马上就可以转手出货。你是不懂我们生意难做呀。”

  看老常沉默不语,王三继续解释着,“山里那工人,都是新请来的,我也不忍让他们常住山里嘛,我昨个还上去跟他们交代了,就这几天,我就派拖拉机进山运载,他们也想早点运走,早点回家嘛。”

  老常想起来前几日进山的时候,的确是看到路边有成堆的毛竹,这下又听王三这般讲,想来又心软了。“王三啊,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再信你一次,这次可别扯出什么变故,我老常那也不是坏,就是你欠我钱,都过了这么多时间了,你也还不给我,我心里是急啊。”

  “常哥,你心里急,我也理解,你说我们这关系,我还能骗你不成,你要是不信,那这样,我现在手里还有八百块钱,我先拿给你,你先拿着用,剩下的等我把货出了,马上就给你。”王三见老常终于肯再等了,心里也舒畅起来,脸上又笑嘻嘻的,从兜里拿了一叠钱出来。

  老常看到钱,自然是要的。接了钱,老常往手指上吐了些唾沫,一百、两百、三百……地数起来。

  “哎呀,不会错,你就放心啦”,王三堆着笑,把手搭到老常的肩上,“常哥,你这一大早过来,早饭还没吃呢,走,一起去吃点粥,我请客。”

  王三邀着老常走了,老常一边走一边数着钱。“常哥,你这都数第三次了,不会错了。”

  老常还是不放心,坐到早餐摊子里,又数了一遍,确定没错了,这才把钱揣进了口袋。

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癫痫科好不好

  两个人吃完粥,王三起身要付钱,摸遍了身上的口袋,才发现身上都没钱了。王三笑着问老常:“常哥,真是不好意思,说好的我请客,这钱都给你了,我口袋空空,你看,能不能借我一百,我先付了这早餐钱?”

  老常小心地从兜里抽出一百块钱来,说道:“这就算了,借什么,这点钱就算我的,我请你了。”

  老常回到家里,媳妇一开口就问他“钱要着了没”,老常耷拉着脑袋,摇摇头。老常把早上的情况都跟媳妇说了一遍,媳妇一听,就破口骂了。

  “我就说了,那王三是赖皮,他就是故意赖着不给,他那哪会没钱,这十里八乡的毛竹生意都让他一个人做了,他手里没钱,那还谁有钱?我看你就是个二愣子,借出去的钱,现在看你被耍得,像讨饭的一样,你就是登他大门八十次一百次也没用,他拿八百块搪塞你,剩下那钱,就又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

  “你呀你,有你这么讨债的嘛,讨不到钱,一次一次地被人忽悠过去,这倒好了,反过来还请人吃早餐,你这钱,在他那里是钱滚钱,他赚的利息钱都不止八百块……”

  老常被媳妇劈头盖脸地骂,这才意识到,好像又被王三赖过去了。

  老常坐在院子里,吧唧吧唧地抽着闷烟,一个上午都没动一下。媳妇每一次走过院子,看到他抽着闷烟,也懒得搭理他,摇摇头就走开了。

  刚过了午饭时间,老常的儿子开着拖拉机回来,拖拉机在门口停下,声响刚停,老常突然笑了,一跃而起,冲了出来。

  “我说你被鬼附身啦?上蹿下跳的。”媳妇见他突然活跃起来,白了他一眼。

  媳妇在厨房门口,老常在大厅外面,远远地拍了一巴掌下去,“你个婆娘懂个啥”,老常走到儿子跟前,跟儿子说道:“娃,你这拖拉机也开了几年了,这水平还好不啦?”

  “那肯焦作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定呀,这家伙懂人性,我驶着它上山下山,都老手了”,儿子回道。

  老常一拍手,兴奋起来。“那好哇,这山里大雾,你驶着进山拉毛竹,可以行吗?”

  “肯定可以嗄”。

  老常往儿子身上锤了一拳头,“我娃就是能干”。老常凑到儿子耳边,轻声细语说:“就这么定了,明一早跟我进山里,咱开这两辆拖拉机去拉一趟毛竹。”

  晚上,老常让儿子早些休息,自己到门口,给两辆拖拉机添满了油,也早早进了屋,把桌上的闹钟,调到了三点半,又准备了两个平日里戴的口罩,这才睡下了。

  次日,闹钟响起来,老常赶紧起身,把儿子也叫了起来。老常让儿子戴上口罩,开着拖拉机进山了。

  进到山里,老常打着手电,在王三的毛竹堆场里,把两个工人叫醒了。“王三让我们过来拉毛竹,这山里雾大,他自己骑摩托车,进山的路不好走,不安全,就没上来了。”

  “这也太早了吧,咋来得这么早,天都还没亮呢”,一个工人睡眼惺忪的问老常。

  老常也装作不甘愿的说:“哎呀兄弟,我们也没法子呀,最近路上查得严,超载都要罚款,我们要是敢跑,也不要这起早贪黑了。”

  老常戴着口罩,两个工人都不认得他,只是听王三说了这几日会有拖拉机来运毛竹,都相信就是老常他们了,也赶紧帮忙装了两车竹子。

  拖拉机上的毛竹装好了,老常跟那两个人千谢万谢地,礼貌有加,“那我们就先开走了,有时间让王三请我们好好喝一场”。

  老常和儿子开着拖拉机把毛竹运下了山,天空还弥散着大雾,路上能见度不足百米。一路上,老常小心驾驶着,听着拖拉机马达的突突声响,心情爽朗极了。就想着到了竹料厂,把两车毛竹卖了,也值个三几万块钱。

© zw.dpqot.com  水色天蓝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