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称奇道妙 >  正文内容

青 岛 印 象_经典文章

来源:水色天蓝网    时间:2020-10-16




   青 岛 印 象

  “琴岛”是青岛的别称。我向来对所有带有“琴”字的东西没法抵抗,可能是因为童年的记忆过于深刻的缘故,每当这个“琴”跃出脑海,总会让我想起那个在圣斗士中有吟游诗人美誉的战士“奥路菲”。以至于青岛给我的第一张画面就是那个通体银盔的帅美战士,闭着眼睛,沉静唯美的坐在海边的礁石上,手指轻拨竖琴,那首动人的“弦乐乐曲”便在海面上荡漾开去。青岛给我的第二张画面来自于沈从文先生的笔墨“一个三角形的小小白帆,镶在那块蓝玉的海面上,使人想起那是一颗杏仁,嵌在一片蜜制糕饼上”,寥寥数笔,却勾勒出如此迷人的海滨避暑地,怎能不叫人心向往之呢?这第三张画面当然就是那鲜嫩肥美的海鲜了,梭子蟹扇贝,蛤蜊皮皮虾,海参海胆不胜枚举,想到此,味蕾的刺激不自觉的就把唾液挤到嘴角边上了。

   今年的十日假期正好在炎热的八月,妻本计划独自去伦敦游历数日,我则家里看门照屋,但料想不及的是妻的签证出了一点小小的疏漏,导致出国旅行的计划落空,只能另想去处。商量来去,本着花钱少、风景好、温度适宜的前提,我们便决定去这个有“琴岛”美誉的城市——青岛。匆匆订票,匆匆通知在青岛工作的妹妹后,便开启了我和妻的2019青岛之旅。

   海之初印象

   从武汉坐高铁去青岛大概要7个多小时,不短的距离。好在高铁上设施齐全,干净整洁,良好的环境并没有让我们感到旅程的遥远和旅途的疲惫,以至于我走出青岛站时还感觉自己精神抖擞,怡悦舒畅。表妹当天要参加培训,不能接站,所以我和妻准备先漫无目的的逛逛再说。没想到,青岛给我的首份大礼就是一片碧波浩渺的海洋。虽然也知道青岛是一个沿海而筑的狭长城市,城市和大海是融合的,不像我呆过四年的福州,要坐一个半小时的车跑到马尾去看海。但也没料到青岛火车站离海岸线是如此的近,从火车站南出站口出来,沿着费县路向东走不足百米的路程便到十字路口处,从这里向南拐上郯城路就可以看到前方旅客如鲫,穿梭往来,热闹非凡的太平路了,这条太平路的一边是专供贵族旅行者租住的海景房和别墅,另一边则是青岛最久远最热闹的海岸线。据说这条道路在清末还是一条小驿道,德占青岛后,在驿道基础上建成了这条沿海马路,直到中国政府收回青岛后,认为青岛历遭侵占,为祈福,将此路改名为太平路。当我正在惊叹这条路的修建者竟然是德国人时,妻子告诉我青岛的排水系统也是德国人在100多年前采用“雨污分流”的方法对地下管网进行设计和施工建造的,堪称“最牛的下水管”,也正是如此青岛被冠名为“中国最不怕淹的治癫痫病最权威的疗法城市”。行走在太平路上,远处的辽阔海洋净收眼底,而近处则是热闹和拥挤的海水浴场,每天全国各地数以万计的人们汇聚于此,玩水嬉戏。游泳的、玩艇的、烤海鲜的、租卖泳衣的,给这美丽的海滩增添了繁荣热闹的喜庆元素,但同时也使它多了点商业气息,少了点厚重深邃的韵致。站在太平路上看海,如果让我用一两个词儿来形容她的话,我会选择“宽容”或是“包容”。为什么呢?因为她让我想起了长江,我在长江边长大,长江在养育我们的同时,是我们让她一天比一天浑浊,一天比一天迟暮,站在大桥上看江,泥黄色的江水滚滚流去好似一个身有千疮百孔的老者在踱踱前行。长江经受不起我们的折腾,但大海的武功似乎会比长江要高强的多,当我们仍然这么似乎忌惮的折腾她时,她依然用碧蓝和宽广的怀抱来接纳和温润着我们,你能说她不包容和温暖吗?在太平路上行走抬眼便可看到栈桥。栈桥在清末其实就是一个供大型官船停泊的港口,由于海滩滩涂较长,大船无法停泊,所以只能把港口前伸入海,据说它是为李鸿章来青岛巡视时专门建造,其真伪就不得而知了。200余米的栈桥均为水泥铺面,桥身两边是铁索护栏,栈桥顶端便是名为“回澜阁”的双层飞檐八角亭阁,名气挺大,但造型也无特别之处,美的是海景,与亭阁似乎无关。也许建筑的美来源于远处,过于亲近,反而寻不着它了,这又使我想起那句“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老话。在栈桥上行走了一个来回,令我原本欢悦的心情变的非常不适。因为在这一段路上,每隔十米就会有一个匍匐在地或者依栏而坐的乞丐,他们或左或右,有的身有残疾,有的拉弦卖唱,每一个乞丐的脸上都写着难以名状的衰老和沧桑,唯有那眼神里才透出那一丝对人间美好的希望。谁忍心破坏一个人的最后希望呢?妻子在每个乞丐的碗里都丢上一两块钱,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平静内心涌上的那一丝不安。还有一群穿着缝有一颗红星、两面红旗的老式军装的乞讨者。他们均为50开外的老者,以军人的姿势立在那里,手里还拉着“昔日他们为祖国杀敌流血,今日他们为生活所迫流泪!”的横幅。有的路人往碗里丢钱,他们就立正并嘹亮的喊一声“敬礼”。妻子准备上去给钱的,但我拉住妻子,并不是舍不得那几块钱,而是我们根本无法承受的起这些五十多岁老者的立正和敬礼,更别说是越战老兵。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老兵,我作为曾经的军人还是祝福他们吧!在这栈桥上,一边是乞讨者,一边是欢悦的游人,强烈的反差令我产生生理上的痛感,哪有什么游玩的心情,便飞也似的逃离。

   情系北九水

   来青岛是必去崂山的,对崂山的印象我始终还是停留在那个想学穿墙之术的道士身上。妹妹说崂山的景点很多,外地人会选择去巨峰,本地人一般去崂山北麓的北九水。我本是想去巨峰的,幼时母亲带弟弟曾去过崂山,还在那刻有“治疗癫痫有哪些药物崂山”二字的大石上照过相,我还是想寻母亲的足迹去走一走,但妻子却说:一块石头一座庙,哪啥看头,难不成你还想学那钻墙之术去!我没吱声,虽然不愿,但最后还是随了妻子的愿。原本计划和当地的驴友们一起爬北九水的,一来可以省点门票钱,二来驴友走的不是观光路线,和驴友一起爬山的好处是,不仅不会那下重要景点,而且还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景致。只可惜,那天早上我们都起晚了,驴友们早上7点前就进山了,所以只能自己去爬,为了安全,妹妹还是准备带我们走常规的观光路线。我们三个人从妹妹的公司出来已经将近8点30分,坐公汽到中国海洋大学崂山校区后,妹妹说619路是按时发车,这一班车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到,为了不浪费这30分钟,我们还特意到海大里转了一圈,海大崂山校区给我的印象不是太深,可能是新校区的缘故,除了建筑还是建筑,绿化水平很一般,比起华工来,相差甚甚远(必须要多加一个甚字),现在想起,除了记得那块刻着“海纳百川、取则行远”的石头,我还真的想不起什么来。从海大坐619路到北九水景区前已经过了11点(可能是因为周末的缘故,无数私家车入山,乃至于堵得水泄不通),这才知道驴友们为何在早7点就进山的缘由。妹妹说,她原来和驴友爬山时,还记得进山的一条很短的小路,正好还可以绕过景区的收费处。何乐而不为呢,还是跟着妹妹吧!我们三人从刻着“二水”的大石头后面,顺着茂盛的树林,爬上了一条崎岖的小路,妹妹一马当前,估计是多次爬山的缘故,那速度真不像的女子,妻如蜗牛般在后面跟着,小心翼翼,稍微有点陡的石路在她脚下就变得如临深渊,我则在后搀扶着,边走边说:小姐,您慢点,小心摔着!小姐,渴不渴,我给您拿点水!好像自己就是她家服侍人的伙计。我们随着驴友们在树上或在石头上画的箭头,在山间穿行了二十分钟的样子便上了游人如织的观光正路。北九水的观光路线是缘溪而行的。据说北九水是崂山白沙河的河水从山顶北麓在向山下流动而形成的九折弯,每一折称为一水,故称九水。在河水流经的地方形成了十八个水潭,只记得“中虚潭”“得鱼潭”“饮露潭”等少数几个,大多都忘记了。我们去的那天北九水的水特别的多,连路边卖野菜包子的老人都说北九水难得有这么多水的时候。前些年,我也走了一些地方,有庐山的三叠泉、杭州的九曲十八涧、张家界的黄狮寨等等,这些地方的水都没有北九水绿的彻底,水流湍急的地方,“叮叮咚咚”的,犹如玉喷珠溅,宛如轻拔琴弦。水流平静的地方,如窃窃的低语,水面如油一般,荡漾着旖旎的涟漪,确实是“青山近水翠;绿水绕山柔”。当走到鱼鳞峡的时候,便看到北九水景致中较为出名的鱼鳞瀑,河水遇断崖而跌落,飞溅的浪花状如鱼鳞而得名,又因河水飞溅声音如潮,又名潮音瀑。与我们同行除了游客之外,还能在绿树间发现些藏着树下来此写生的男女,记得有一个带着绿帽的女子坐在稍远一点的溪边写真,她老年癫痫病发作有哪些症状面朝青山,如此专注,虽然我看不到她的面部,但料定她应是极漂亮的,只是她的绿帽子有点可爱,由此还可以想起新概念1册中的句子“It’s a lovely hat!”。行走在山间的石阶上,还能碰到几个大概六、七岁抱着个泡沫盒子卖冰棍的小孩,我和妻都不渴,但我们还是上前去找小女孩买冰棍,女孩很认真的找钱。在上山的路上,看到很多孩子不愿意往上走,非要家长抱着,而这些叫卖冰棍的小孩却如此的懂事,让我们都有些心痛,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小女孩,祝福你!

   邂逅世园会

   今年来青岛,碰巧赶上世园会在青岛举办,所以青岛的街头到处都挂着庆祝世园会的广告展板。为了赶热闹妻在网上订了票,75元一张,还算便宜。我们本以为世园会只是一个大花园,种植了世界各地的奇花异草,结果去了才知道,那可比花园复杂的多,面积530公顷,几乎包下了整座山,107座园馆,完全有世博会的范,如果细细的玩下来恐怕要一周时间。我和妻从5号门入园,看到了满山遍野的植物和花卉,连下水道的盖子也做成了花卉状,犹如地面上的一幅幅油画。由于时间较紧,我们只匆匆逛了几个必去的园馆,如植物馆、荷花馆、主题馆以及几个国外的园馆。听志愿者说植物馆是镇园之宝,有来自世界各地的1700多种植物近两万株,共同组成了植物的王国,所以我和妻进园的第一站就是植物馆,植物馆从外面看就像四片银色的叶子。进去后才发现这四片叶子就是植物馆的四个分区:海洋区、竹艺区、温带区、暖温带区,馆里还给这四个区起了四个雅致的名字,但是却被我忘记了,最好看的当然是海洋植物展区,这里的藻类高达4米,和这些藻类近距离接触,如同行走在海底一般。尤其是生长在美国西海岸的巨藻,长度在300米至400米之间,各种鱼类在藻间穿行,还有珊瑚、海龟、龙虾,海蜇,让我们领略海底世界的魅力。竹艺区有很多能工巧匠用竹片编制的各种艺术品,有钟馗、寿星、弥勒佛,除此之外,还有用不同颜色的细小竹片编制的图画和书法作品,看了之后,让我们不得不为这些能工巧匠的艺术精品而感到折服和惊叹! 在温带和暖温带植物展区里有不依靠根系从土壤吸收水分,而直接从空气中的水分生长的空气凤梨,还有产于热带的食虫植物“猪笼草”等等。荷花馆和主题馆就不再详述,都令人流连忘返。唯一不和谐的是,有的游人趁志愿者或工作人员不注意,偷偷采摘花卉,我就看到一个男孩偷偷采了一片叶子给女友,志愿者看见了连续说了三遍:“你好,这是展品,请放回去!”那个男孩很不好意思的把叶子放回了原来的地方,那女子嗔怪的对男友说:“我们看上去好像很丢人哦!”嘿嘿,知道就好,知错就改吧!提升民族素养,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肥美海鲜战味蕾

   记得第一天到青岛时,司机师傅就告诉我,要吃海鲜最好到市场买回去自己弄,因为海鲜做法还是非常简单的。确保营养不会流失,而且保持味道鲜美的唯一烹饪方法就是清蒸,在外面吃海鲜贵不说,还不一定新鲜。因为我们是住在妹妹公司的双人宿舍里,妹妹也自备了电磁炉和蒸锅。所以我们就按司机师傅说的方法自开炉灶、丰衣足食。妹妹带我们到海鲜市场转了转,品种实在太多。按妹妹的指示,我们只买了四种较为好弄的海鲜,皮皮虾、扇贝、梭子蟹和海螺。我认为做海鲜最复杂的就是刷洗,但不管我的呼唤风雨入磐,但妻和妹妹自岿然不动,只能自己一个人刷洗,那扇贝和皮皮虾确实是难刷,有的扇贝居然和蚝长在了一起,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掰开,那皮皮虾背上的刺无比坚硬和锋利,一不小心我的手还被割开了一个小口子,看着血流在扇贝的壳上,我突然想起了《加勒比海盗》中威廉特纳的父亲那张长着扇贝的脸,心想自己会不会也摊上什么诅咒呢?哎!啥也不管了,在这么肥美的海鲜面前,那都是后一步需要琢磨的事情。当海鲜出锅的时候,我们三个都还没来得急照上一张相,六只爪子三张嘴就开始行动了,等海吃海喝完毕后,才想起像还没照,空留遗憾。

   这次青岛之行,我们还去了奥帆中心、极地海洋世界、鲁迅公园、石老人海滩、八大关等景点,而且还在百丽广场吃了一餐稍微贵那么一点的饭,我还装模作样的在百丽广场里的一架斯坦威钢琴上试弹了一下最简易版的《天空之城》,当导购小姐问我需要什么帮助的时候,我装腔作势的说:恩,不错的琴,我再看看!看着导购小姐转身而去,妻子说:你啥也不懂!就会装!我傻笑了一下,不过还是有点感觉的,结论就是:10万多的钢琴就是高档货!除此之外,我发现青岛确实是一个比武汉有钱的城市,我在市中心游荡时,竟然看到阿斯顿·马丁、劳特莱斯、兰博基尼、宾利等名车的专卖店,青岛的房价也比武汉高很多,看来妹妹想在青岛扎下根来,并过上幸福生活,还需努力和奋斗呀!我亲爱的妹妹,Dood Luck!

   青岛的六日旅行是开心快乐的,这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城市,但是对于一个旅行者而言,这里还是缺少归属感,对我们而言青岛只是大海边上的一个大旅店而已,我们都是过客。我和妻都有共同的感觉:我们想念武汉了,我们想回家!当高铁到达武汉站的时候,我们心中无比亲切。即使平时在我们眼里,武汉百般不是,但他始终是我们最温暖的家。

   再见,青岛!武汉,你好!

   甲午年七月廿一

   于武汉南湖

© zw.dpqot.com  水色天蓝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