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绝地张扬 >  正文内容

张岱《湖心亭看雪》教学案例

来源:水色天蓝网    时间:2020-11-19




张岱《湖心亭看雪》教学案例

  《》以精炼的笔墨,记叙了作者自己湖心亭看雪的经过,描绘了所看到的幽静深远、洁白广阔的雪景图,表现了作者孤独寂寞的心境和淡淡的愁绪。突出了作者遗世独立、卓然不群的高雅情趣。表达了作者遇到知己的喜悦与分别时的惋惜,体现出作者的故国之思,同时也反映了作者不与世俗同流合污、不随波逐流的品质以及远离世俗,孤芳自赏的情怀,同时也寄托人生渺茫的慨叹。

  【案例背景】

  从八年级开始,文言文的篇目增加了一倍。但文言文的晦涩难懂让许多学生望而却步,传统的教法已不适应当今社会。新《中学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指出:“教读古典诗文,应有意识地在积累、感悟和运用中提高学生的欣赏品味和审美情趣;具有独立阅读的能力,注重情感体验,有较丰富的积累,形成良好的语感。学会运用多种阅读方法。能初步理解、鉴赏作品,受到高尚情操与趣味的熏陶,发展个性,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阅读浅易文言文。”怎样在文言教学中贯彻新课标?让学生不再反感文言文的学习。我尝试以张岱的小品文《湖心亭看雪》为载体,通过个性化阅读和创造性阅读,利用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增强学生学习文言文的兴趣,提高阅读能力。

  张岱的小品文《湖心亭看雪》, 全文不过一百六十多个字,却把湖心亭的凌晨雪景写得气象混茫、恍惚迷离,把作者拥毳围炉、独往观雪的孤高性格和落寞情怀显现得栩栩如生。语言严整而富于变化,文字简约,内涵丰富。学生通过多次朗读和借助注解 ,能了解本文大意,因此我把品读文字的精妙和体验作者孤高自洁的情感作为本课的重难点。提倡学生多角度、有创意的阅读,从文字中读出言外之意,读出自己对文本对作者的理解。

  【案例描述】

  :上课了,我按课前的备课进行教学,先用多媒体出示西湖美景图,让学生对西湖有所认识接着介绍了作者张岱,了解了本文的写作背景,读了两遍之后,让学生自学研讨,把文章里面的疑难字词解决掉,疏通文章大意。本篇文言文浅显易懂通过读大意基本能掌握,了解白描的写作手法,最后体会作者的思想感情,以读贯穿整个课堂。-本文的白描手法是重点,但还未引导学生体会时,就有一生提出异议了:

  生1:老师,文章有一处矛盾了,

  师:哪里矛盾了?

  生1:文章开头说“余独往湖心亭看雪” ,中间却又说“舟中人两三粒”,结尾还说“舟子喃喃曰”,究竟是几个人去看雪了,作者是不是自相矛盾了?

  师::好样的,有眼光,那我们就一起探讨探讨这是怎么回事?来,我们一起来再齐诵一遍,文中啊有一个可以形象地概括出张岱的形象,请你找出来。

  生3:老师,我找出来了,这个字是“痴”。

  (学生纷纷表示赞成,老师板书“痴”)

  师:“痴”用通俗的话怎么讲啊?

  生:傻,笨!

  生:呆。反正就是行为举止不同常人。

  师:对,这个张岱啊,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呆人。大家再自由读两遍,咱们讨论一下,他哪些地方表现出特别的.呆气了。

  (生自由朗读,讨论,纷纷举手。)

  生:“是夜更定”,他居然在凌晨的时候去看雪,真不可思议!

  生:南昌重点的羊癫疯医院还自称是一个人驾船去的,胆子可真大。(众笑)

  生:还不是一个普通的冬天的凌晨,是“大雪三日,西湖人鸟声俱绝”的时候去的。

  师:你把这有感情地,稍微夸张地读一遍。

  (生动情读,有意识地夸大处理了“大”字和“绝”字,师生颔首。)

  师:想想,三天大雪之后的情景?

  师:什么声音都没有。

  师:用一个成语表达如何?

  生(想了想):万籁俱寂。

  师:这是从哪个感觉器官来描写的?

  生:听觉。

  师:能从其他角度来写吗?

  生:湖上白茫茫的一片,白得刺人的眼睛,人呵出的气,到空中马上就被凝固了,耳边是呼呼的风声,空气都是冰凉的。

  师:想象得还可以。也能用一成语来表达吗?

  生:天寒地冻。

  师:好。这样天寒地冻的天气里,你会在家干什么?

  生:烤火。

  生:缩在被窝里看书睡觉。

  师:可是张岱,居然在这样天寒地冻的天气里凌晨时分跑到湖上去看雪,你看他,是不是有些“怪异”啊?

  生:就是,痴人首先是行为痴。(众笑)

  师:妙!(板书:行痴)

  生:还有老师,你看张岱,他眼中的西湖雪景我觉得也挺异的。

  师:你有感情地读一遍,说说异在哪儿?

  (生读,还挺有感情。但是抓耳搔腮说不出来)

  师:来,咱们一起读这两句,细细体会一下。

  (生读,摇头晃脑的,有些韵味儿)

  生:这幅图嘛,反正就是觉得很不一样,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的。(众笑)

  师:不着急,我来帮你。老师觉得呀,这一句问题也挺多的。你看“天与云与山与水”多拖沓啊,古人不是说要惜墨如金吗?一连用了四个“与”,我看一个都不用也行。

  生:不行,老师。

  师:为什么不行?你看我读。

  (师去掉四个“与”,很认真地读了)

  生:效果不对了。

  师:哪点不对,你得说服我。

  (大家仿佛表达不出来一样)

  师:那我们对比读一读。先去掉“与”读一遍,然后再把原文读一遍。

  (生对比读了一遍)

  生:哦,老师,我感觉出来了,这四个“与”并不多余,它让“天、云、山、水”四个景物融和在了一起,如果去掉,好像它们就有界限似的。

  生:四个“与”字就造成了一种天地苍茫的浩大气象。有这四个“与”,后文的“上下一白”才显得更有气势。

  师:好样的,有眼光!来,咱们读出天地苍茫的景象。

  (生拖长音调读,摇头晃脑,韵味儿十足)

  师:还有一个地方,老师不解啊。你说文中那些量词怎么这么怪啊?明明应该是这样的嘛:惟长堤一条,湖心亭一座,与余舟一艘,湖中人两三个而已。

  生:不好,显得好大哟!

  师:大有什么不好吗?看得更清楚有什么不好吗?

  生:前面的大宝宝晚上睡觉老是抽搐是什么原因和后面的小形成鲜明对比,这样才“异”嘛!(众笑)

  师:哼,不仅是量词有问题,我还觉得顺序也有问题呢,如果我来写就这样安排“湖上影子,惟舟中人两三个、余舟一艘、湖心亭一座、长堤一条”,你看,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符合人的心理要求嘛!

  生:不好,味道全没有了。

  师:啥味道?

  生:好像作者要把自己融和进苍茫宇宙的那种味道。

  师(惊喜的):漂亮!咱们读读最后一句,把那个“而已”的味道读出来。

  (生反复读“舟中人两三粒而已”,教师反复指导“而已”的读法)

  师:感觉到这“而已”的言外之意了吗?

  生:景啊,人啊,不过是这沧海一粟罢了,在苍茫天地中,他们都似有似无,“天人合一”了!

  (师生惊喜,热烈鼓掌)

  师:哦,这同学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痴人眼中有痴景,是因为有个“天人合一”,融入宇宙的愿望啊!(师板书“痴景”)

  (点评:一翻虚拟假设性的对话,一步步引导学生品味痴人之“痴景”,读得细腻读得丰满,读出了内涵读出了妙处。)

  生:老师,如此安静的环境,后文突然又写喝酒聊天什么的,是不是意境全破坏了?

  师:问得好。说不定这后边还藏着关于“痴人”的秘密呢!咱们先到对话中去找。来,请一同学读读“大喜”一句。

  (一生起,读得回肠荡气,神态语气俱佳)

  师:客说“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此人”是哪种人,咱们用文言文说出来。

  生:湖中焉得有此雅兴之人。

  生:湖中焉得有此豪情之人。

  生:湖中此人,知音也!

  生:志同道合,三生有幸!(众笑)

  师:如果张岱要回答,用文言如何回答?

  生(抱拳):彼此彼此!(众大笑)

  生(抱拳鞠躬):幸会幸会!(众笑)

  师:是啊,酒逢知己千杯少啊,可是,老师有一疑问啊:饮酒之前不问姓氏,饮酒之后才问;问却避而不答姓氏,只说“是金陵人,客此”,然后不留地址,不留电话不留  e-mail,这段奇遇,是不是张岱处理得太草率了。(众笑)

  生:应该是故意的吧。正如舟子所说“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文中三人都  是痴人,何需留名,一留反而就俗了。

  师:这样看来,张岱追求的人生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啊?

  生:他不愿和人深交,他生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

  生:他只愿融入自然中,和自然为友,而不愿进入世俗的生活。

  师:我们现在来看最初我们发现的那个矛盾,是张岱数不清楚人数吗?是张岱一不小心犯了一个可笑的错误吗?

  生:我懂了,根本就不是失误,根本就是因为他“眼中无人”,知音尚且不顾,何况舟子。(生鼓掌)

  师:那他的眼中只有什么呢?

  生:只有自己的心,只有自然,他是属于自然的。

  师:哦,同学们一点拨,老师懂了。世上居然有如此痴人,视世俗世界而不顾,一心要把自己融入自然之中。可是张岱笔下的自然如此清冷,如此浩大,如此孤独,这其中会不会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呢?

小孩抽搐是什么原因>   舟子说他痴,他会辩解吗?

  生:不会。

  师:为何?

  生:舟子没有文化,不可能懂他。

  师:当时他会是怎样的表现?

  生:他一言不发,摇着头,脸上有一丝琢磨不透的微笑。

  生:他一脸端庄而严肃,眼睛如深潭般深邃。在又起的漫天大雪中凌寒独立,一言不发。(生鼓掌)

  师:此时此刻,他心里会说什么呢?

  (生蹙眉思考)

  师:开始上课时,老师说张岱心中有寒冰,同学们,找找这个迷,就在全文第一句第一个词语,还有注释一。

  (生急看,恍然大悟)

  生:他想:你怎知我心!大明已亡,我岂可因那繁华红尘忘记故国?

  生:他想:我无力改变这天下,那我就在这山水之间来度过余生罢。

  师:同学们,老师非常佩服你们。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终于透过痴行痴景触摸到了并且走进了张岱这位痴人之痴心。中国历史上,有多少这样的古代文人啊,他们在现实中被压弯了腰,他们在现实中透不过气来了,于是,他们只有在大自然中来伸一伸他们要被压垮了的腰杆,在大自然中来深深地呼吸一口干净的空气。他们宁愿自己是山是水是树是花是草是一朵云是一片冰。他们不仅仅是寄情于山水,而且是寄情于阔大宁静清寒灵动之山水。他们在这片山水中来寻找心灵的归依,寻找心智的独一。同学们,正如那位同学所说,雪是其节,冰是其志,苍茫天地是其归宿,凝寒独立是其人格。同学们,孤舟一寒士,独品满湖冰。曹雪芹在《》中有一名诗,送给大家,你们再细细去品张岱之痴吧:

  满纸荒唐言,

  一把心酸泪。

  都言作者痴,

  谁解其中味。

  (在动情的朗读中结束全文)

  开头二句点明时间、地点。张岱文集中凡纪昔年游踪之作,大多标明朝纪年,以示不忘故国。这里标“祟侦五年”,也是如此。“十二月”,正当隆冬多雪之时;“余住西湖”,则点明所居邻西湖。这开头的闲闲二句,却从时、地两个方面不着痕迹地引逗出下文的大雪和湖上看雪。下文“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紧承开头。只此二句,大雪封湖之状就令人可想,读来如觉寒气逼人。作者妙在不从视觉写大雪,而通过听觉来写。“湖中人鸟声俱绝”,写出大雪后湖山封冻,人、鸟都瑟缩着不敢外出,寒嗦得不敢作声,连空气也仿佛冻结了。一个“绝”字,传出冰天雪地、万籁无声的森然寒意。这是高度的写意手法,巧妙地从人的听觉和心理感受上写出了大雪的威严。它使我们联想起唐人那首有名的《江雪》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这幅江天大雪图是从视觉着眼的,江天茫茫,人鸟无踪,江雪中独有一位垂钓的渔翁。而张岱笔下则是“人鸟无声”,但这无声却正是人的听觉感受,因而无声中仍有人在。如果说,《江雪》中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是为了渲染和衬托寒江独钓的渔翁,那么这里“湖中人鸟声俱绝”,则为下文有人冒寒看雪作映照。

  “是日,更定矣,余挚一小舟,拥龚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是日”者,“大雪三日”后,严寒之日也;“更定”者,夜深人静,寒气倍增之时也。“拥磊衣炉火”一句,则以御寒之物反衬寒气贬骨。在“人鸟声俱绝”的冰天雪地里,竟有人夜深出门,“独往湖心亭看雪”,表现出作者迥绝流俗的孤怀雅兴。“独往湖心亭看雪”的“独”字,正不妨与“独钓寒江雪”的“独”字互参。作者四川专业癫痫医院有哪些那种独抱冰雪之操守和孤高自赏的情调,已经溢于言外了。其所以要夜深独往,大约是既不欲人见,也不欲见人;那么,这种孤寂的情怀中,正蕴含着避世的幽愤。

  请看作者以的空灵之笔来写描绘湖中雪景:“雾淞沉场,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这真是一幅水墨模糊的湖山夜雪图。“雾淞坑场”是形容湖上雪光水气,混檬不分。“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叠用三个“与少’字,似觉天、云、山、水一齐活动起来,较之单纯写“天、云、山、水,上下一白”,多了一点意趣。天、云,上也;山、水,下也。这两句生动地写出天空、云层、群山、湖水之间白茫茫浑然难辨的景象。作者先总写一句,犹如摄取了一个“上下皆白”的全景,从看雪来说,很符合第一眼的总感觉、总印象。接着变换视角,化为一个个诗意盎然的特写镜头:“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等等,这是朦胧的画,梦幻般的诗,给人一种似有若无、依稀恍惚之感。作者对数量词的锤炼功夫,不得不使我们惊叹。你看,“上下一白”之“一”字,是形容混茫难辨,使人唯觉其大;而“一痕”、“一点”、“一芥”之“一”字,则是状其依稀可辨,使人唯觉其小。此真可谓着一“一”字而境界全出矣。同时,由“长堤一痕”到“湖心亭一点”,到“余舟一芥”,到“舟中人两三粒”,其镜头则是从小而更小,直至微乎其微。这“痕”、“点”、“芥”、“粒”等量词,一个小似一个,写出视线的移动,小船的荡漾,景物的变化,着笔空灵,使人浑然不觉。这一段是写景,却又不止于写景;我们从这个混沌一片的冰雪世界中,不难感受到作者那种人生天地间茫茫如“太仓梯米”的深沉感慨。

  下面移步换形,又开出一个境界。“独往湖心亭看雪”,却不意亭上已有人先我而至;这意外之笔,写忠了作者意外的惊喜产也引起读者意外的惊异。但作者并不说自己惊喜,反写二客“见余大喜”,背面敷粉,反客为主,足见其用笔之夭矫善变。“湖中焉得更有此人!’这一惊叹虽发之于二客,实为作者心声,作者妙在不发一语,而“尽得风流”。二客“拉余同饮”,鼎足而三,颇有幸逢知己之乐。这似乎给冷寂的湖山增添了一分暖色,然而骨子里依然不改其凄清的基调。这有如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不过是一种虚幻的慰藉罢了。“焉得更有”者,正言其人之不可多得。“强饮三大白”,是为了酬谢知己,也为了不负此湖山胜景。“强饮”者,本不能饮,但对此景,当此时,逢此人夕却不可不饮。饮罢相别,始“问其姓氏”,却又妙在语焉不详,只说:“是金陵人,客此。”可见这二位湖上知己,原是他乡游子,萍水相逢,后约难期。这一补叙之笔,透露出作者的无限怅惘:茫茫六合,知己难逢,人生如雪泥鸿爪,转眼各复西东。言念及此,岂不沧神。

  文章做到这里,也算得神完意足、毫发无憾了。但作者意犹未尽:“及下,舟子喃喃日:‘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前人论词,有点、染之说。这个尾声,可谓融点、染于一体。借舟子之口,点出一个“痴”字;又以相公之“痴”与“痴似相公者”相比较、相浸染,把一个“痴”字写透。所谓“痴似相公”,并非减损相公之“痴”,而是以同调来映衬相公之“痴”。“喃喃”二字,形容舟子自言自语、大惑不解之状,如闻其声,如见其人。这种地方,也正是作者的得意处和感慨处。文情荡漾,余味无穷。

【张岱《湖心亭看雪》教学案例】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 zw.dpqot.com  水色天蓝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