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遗产 >  正文内容

心情日记合集八篇(好心情日记300字)

来源:水色天蓝网    时间:2021-11-26




心情日记合集八篇

  当黄叶再次在我眼前飘然落下,又察觉到秋的凉意了,耳边的秋风肆虐地吹着,大地的枯草好似生命垂危的老人,一切事物都不得不让我觉得秋天多么悲伤,多么凄凉,多么冷淡。


  当我每天早上醒来,空气总是那么凉,口里呼出的热气也显得明显,摆摆手,手似乎瞬间就凉了,全身也冷得发抖。

  当黎明的阳光不再强烈,秋的景色又呈现在这片大地上;黎明的阳光有些艳红,好像不敢太过显摆自己贮蓄的光,怕坏了秋天的色彩。

  秋,利用金黄的色彩感染大地,金黄的稻谷,下垂的高粱,红透的柿子,还有飘然的落叶,又有秋风的残酷,都让人想去享受,并心旷神怡。

  已至秋,金黄的秋,充满凉意,也让人舒服,静静地,秋静静地在我们身边游荡……

  元旦放假前,我打电话给老娘说我要回家看她,又遭到她习惯性阻止。她接连说了几声“莫要回来”,说车子开那么远的路,要花费许多钱。可我的车子一停到家门口,老娘从厨房里迎出来时,嘴上虽然责怪我不听话,脸上却挂着掩不住的喜气。老人老了,跟小孩一样,她心里那点小九九我知道。她心疼钱是真的,但盼望晚辈回来的心情也是迫切的。

  在看望老人这件事上,做儿子的由不得她,因为我有过沉痛的教训。

  那是父亲在世的时候。我们兄妹四个上班的上班,打工的打工,一家人要到过年的时候才能见面。平常的节假日,我们偶尔回家看看,父母亲总是说:“我们还没有老到不能动的时候,你们莫要跑路,过节时只要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就行了。”开始我们也没把这话当回事,可每次回家,都听到这话,我们就当了真。

  有一年端午节,我真的只给父母挂了个电话,听见回答是一切都好,我也心安理得。谁知道,那个节日,我们这些做儿女的一个都没回家。那年过年的时候,老娘在厨房里悄悄告诉我,父亲在端午节吃粽子的时候,淌眼泪了。我当时竟然反应不过来,连忙问老娘为什么?老娘说:“老头子过节时想你们,可你们一个都不在家!”我的脑袋当时像挨了重击,“嗡”的一声。后来,父亲走了,我们永远地不能陪他过节了。

  从那时起,我深深意识到,老人的有些话是不能相信的。他们为了不耽搁晚辈的工作,不影响下人的生活,把所有的痛苦藏着,把刻骨的思念掖着,一打电话,报的都是平安。父亲在癌症晚期时和我通电话,还硬撑着说没有事,好多了。那是多么美丽的谎言!

  千万不要相信老人美丽的谎言,有空的时候,一定常回家看看。趁着长辈健康的时候,趁着长辈在世的时候,多回家看看,敬上一份孝心,享受一片温情,世界因此而温暖。

  小兵想了一会儿,开始写道:“我有一条狗,我叫它波比。我喜欢这条狗,它全身都是黑色,只有头颈是白的……”小兵停下笔,数了数,字数还差得远。他考虑了几分钟,继续写道:“我每天带波比去公园里散步,天下雨我就不带它出门了。”他看了看,字数还是远远不够,叹了口气,又写道:“我经常给波比洗澡。它喜欢洗澡,我也喜欢给它洗澡。”他停下笔来,一数,字数还不够,急得直搔头皮,一会儿看看天花板,一会儿看看黑板。想了想,又继续写道:“波比喜欢吃糖,我经常给它喂糖,可是有时候家里没糖了,我就不给它……”

  12岁那年,我开比较好癫痫医院哪家好学就要去镇里上初中了。对我来说,镇子很大,有长长的四条街道,比我们村子阔气多了。不过,我们村距离镇有二十里路,还得翻两架沟。

  背着铺盖赶到镇上的学校时,我才知道了问题的严重:学校没有初一学生的宿舍,要求我们必须借宿在镇上或镇周围的亲戚家里。后来,我被安排借宿在一个姓王的同学家里,初中生活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学校食堂对学生只卖五分钱一份的菜,多是不见油星星的水煮红白萝卜片,偶尔也有白菜炒粉条。主食是我们从家里带来的红薯或玉米糕,放在塑料网兜里,再将网兜放进学校很大的蒸笼里馏热后吃。馏热自带的干粮是免费的,学校同时还提供白开水。

  开水在一口大铁锅里,喝开水得排队。记忆里,即便大冬天我也没喝过热乎乎的开水,一波一波拥挤过后,轮到我时,就剩下锅底泛着沉渣的凉开水了。

  学校门口有家饭店,只卖踅面,一碗一毛二,不少同学每周都会去改善一次伙食。卖踅面的是个常年清鼻涕奔流的老汉,土灰色的衣服,衣袖处因常年擦鼻涕而格外惹眼。他们才不在乎老汉邋遢的形象,吃得夸张,吞咽时吧唧作响。说真的,我也眼馋过,不过强忍馋劲以“老汉不讲卫生”说服了自己,并对那些买踅面吃的同学嗤之以鼻。

  每周去学校前母亲也会给我一点伙食费,多则四毛,少则两毛,让我买菜吃。每次我都会央求母亲再给我装满满的一罐头瓶葱花辣子。罐头瓶没瓶盖,装满辣子后,就用塑料纸蒙住,而后在瓶颈处用绳子扎结实。

  一次周日下午,在距离学校四五里的一个村口,突然跑出来一只狗,怕狗的我吓懵了,紧张地跑了起来,狗狂吠着追赶起我,我跑得更快了,以至于一只鞋都跑掉了。直到感觉到身后没有狗追了,我才虚脱般跌坐在了地上。赶到学校时发现罐头瓶上的塑料纸被撞破了,葱花辣子散了一布兜,馍上,书上,作业本上,辣油甚至渗过布兜还印在了我的后背上。迟到还狼狈成那样,要多沮丧有多沮丧。直到今天,我还能听得见那声极为懊恼的长叹。

  之所以让母亲每次都给我带一罐头瓶葱花辣子,是因为我从来不会买菜吃的。

  那时,有个家在镇上的同学,上课从不听讲,不是睡觉就是说小话,却有着极精明的商业头脑:每天来学校都会带几本小说问同学们谁想租书看,一本一天二分钱。二分钱几乎是半份菜啊,我的伙食费没有流向食堂,全流向了他的口袋。

  期中考试前,那位同学找我说,做完后把答案传给我,我不要钱叫你看半学期书。不用花钱可以看半学期书?这种诱惑对我来说超过了所有老师倾泻到我身上的赞美的目光。在老师们眼里,学习好的我一向是值得他们信任的好学生。可这一切,都抵不过书的诱惑。我卑劣地利用老师对我的信任,借口钢笔不好使一次只能吸一点墨水,每次都是在到讲桌前吸墨水的途中悄无声息地完成了答案的传递过程。殊不知,这件很隐秘的事终究被一个人看到了,就是我寄宿的王姓同学。他觉得我白住在他家竟然不给他传答案,实在可恶,就将我的铺盖直接扔在了他家门口的柴垛上。

  没有了住宿的地方,我欲哭无泪。租书给我的那个同学得知后倒是很热情地邀请我去他家住,被我拒绝了:我需要他的书以解精神的饥渴,可又不屑于跟一个只把书当赚钱工具的人做朋友。班主任知晓了事情的原委后批评了我,而后将我安排进了一个初二年级学生的宿舍里。

  放假回到村里,受的气还是与书有关。村里有个跟我同龄的孩子,家里藏书颇多。不过,那家伙很懒。起初他对我说,你给我割一笼猪草我让你看一本书。不要钱只需要一点劳动就可以看到书,我觉得这是天大的便宜——比考试作弊踏实多了,就爽快地答应了。

<山东什么医院能根治癫痫p>  伙伴们都不能理解,我一到地里割起草来特别带劲,给他的那笼压得瓷瓷实实的,而我自己的那笼蓬蓬松松,一路上左右开弓拎两笼草还乐得屁颠屁颠,直送到他家门口。再后来,我甚至放下自己家里的地不锄跑到他家地里锄草。为此,没少被父母拧着耳朵训斥,心里却如神仙般快活。

  我的劳动带来的实惠就是可以到他家随便挑书看,还不受时间限制。如此想来何曾受过半点委屈?因看书而受的,都不叫委屈——心里很舒展怎会是委屈?

  假期里,我会一个人躲在犄角旮旯里静静地看半天书,看得眼睛发酸了,眯一会儿,接着看。直到今天,我依旧觉得没人打扰静心看书,是最愉悦的享受。

  人生是没有大结局的'。人生充满冒险的趣味,想入非非的快乐与无穷无尽,极其不舍的情感。这种情感代表着人生尽头的延续,是对这个多姿多彩世界的留恋。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留下了无数痕迹。在残酷的竞争,未知的意外与温暖的幸福中,我们学会了礼让,助人,生存。就是这种对世界的不舍,冲破了大结局的界限。

  又不知什么时候,我爱上了大结局。大结局意味着对某事某物的归整与回味。大结局充满了意外与发现意外的趣味。它时而出人意外,让人有种顿然醒悟的快感;它时而顺水推舟,使人自豪而满足;它时而符合现实又难以预料,带人进入无限遐想的空间。大结局是温暖的,心头之火驱走炎凉的世态;大结局是美好的,寄托我们祈望幸福的期盼;大结局是现实的,失望之余带你领悟世界的残酷,珍惜生活的美好。人生也许是有大结局的,但这个大结局并不意味着终止,它只是一个能让人养精蓄锐的驿站,它只是一个休止符,升华人生的休止符。

  就像过去的季节里,我将所有的事物,心情和喜怒哀乐都记录在了笔记本里每天晚上都要几下当天的一切,清洗掉笔记本里弄伤的尘土和垃圾。一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过去我从未记得自己的脸庞。发丝、双眼等一切,我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为什么又会是这样,就像我每次问自己开步究竟是先左脚还是右脚。

  一直不敢想象,如果喜欢的某部青春电视剧完结了,是不是就意味着那不青春里的人永远不再长大了,他们的故事永远的结束了。就像是最喜欢的漂亮的照片被禁锢在华丽的相框里,是一种空虚的寂寞与怀念。最近心情很不好,写下了很多莫名奇妙的文字,但是,快结束了吧。

  20xx年08月23日 星期二 天气:晴

  我独自坐在窗前,倚着靠椅,桌上放着刚刚沏好的茶。

  我抬眼望向外面的世界,天地间似乎被笼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远处的山似真似幻,街上的人们撑着伞行色匆匆地走着,而那刚发嫩芽的小草也在雨中愈显矫嫩可爱,我端起桌上的茶,轻轻地泯了一口,茶香充满着我的口腔,一直暖到我的心里,我微微闭上眼,独自陶醉在茶的香气之中。

  雨轻轻击打着楼房形成沉闷的回音,我就在这样的氛围之中想到自己的一生也如泡一杯茶一样简单。只是一杯纯净的毫无杂质的一杯水,清澈、透明,一如幼年时期的我,天真浪漫,过着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虽不懂得一些应该知晓的道理,但却那么令我向往,再然后,便放上几片茶叶,茶叶在水中漂着打着转儿,缓缓沉入杯底,不呆一会儿的功夫,又悄悄浮到杯中,改变了水的颜色,一如壮年时期的我,渐渐开始明白一些道理,在遇到挫折的时候不退缩、不放弃,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努力战胜困难,而一如这时候的茶香最浓,是透人心脾的清香,使人心驰神往,久久回味。

  最后,茶叶的叶片向内卷曲,缓缓沉入水底,而茶的颜色也渐渐淡了,这一如老年时期的我,打拼了一辈子,最后将一切都看得淡了,开始真正明白一些人生癫痫陕西哪家医院治疗哲理,而又有如笑看云卷云舒的平凡心理,而愈发变得冷静老练。

  茫茫岁月之中我只求一个下午能拥有一把竹椅、一杯茶、与自然界赐予我的那种自然风光,回想我所经历的一生,让我能在这杯水之中悟出人生的道理。

  从前在森林里有一只可爱的小松鼠。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想一个问题,我为什么不做梦呢?请小金鱼姐姐说做梦很好玩儿的呀!

  有一天,她起床后想:梦是不是需要买到了才会做呀!于是,她拿着一角钱出门去买梦了,她走着走着来到了小池塘边,看见金鱼姐姐在水里嬉戏、与其他的金鱼打闹着,还是不时冒出水面吐出几个泡泡。小松鼠心想:金鱼姐姐那么开心,她一定每天晚上都做梦吧。于是小松鼠拿出一角钱对金鱼姐姐说:“金鱼姐姐,你卖不卖梦呀?”金鱼姐姐笑着说道:“我不卖梦。”

  接着小松鼠又往前走,走着走着,她来到了一个树洞旁边,看见大熊哥哥就在阳光底下安闲地舔着自己的爪子。小松鼠用它出了一角钱对大熊哥哥说:“大熊哥哥,你卖不卖梦呀?”大熊哥哥,笑到:“我不卖梦。”小松鼠有些失落了,又往前走碰到了兔子妹妹,小松鼠又拿出一角钱问兔子姐姐:“兔子姐姐,你卖梦吗?”兔子姐姐笑笑说:“我不卖梦。”小松鼠一个人,回到家里缩在角落里伤心地哭着起来。哭着哭着,小松鼠在迷糊中睡着了。

  在睡着之后,小松鼠终于做了一个梦,她梦见她过生日,她本来以为大家都很忙,不会来的,但是大家都在为她准备着一个大大的惊喜,她回到家里看见朋友们为她准备的一切,她开心的笑了起来,这是她过的最快乐的一次生日。

  从此,小松鼠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美妙的梦。

  十二月二十二晚,身在武汉的一位同学在电话中说:“下雪了,满天的雪在飘啊飘,美极了!”仿佛记得有一首歌叫做《雪落的声音》,于是我很认真地听,希望可以听到电话那头雪落的声音,可是,除了同学感叹之后的沉默和电话里的电流声,我什么也没有听到。倒是记忆中唯一经历的那场雪又从童年中跳出来,淹没了我的思绪。

  大概是十三四年前的事了吧!那时,我住在韶关一个叫龙归的小镇上,在一所绿树成荫、有溪有桥、凉亭假山相映其间的小学里读着一年级。每天,我要花差不多半小时的时间穿过一条两旁尽是小商小店的街道,忍着花花绿绿的糖果和各种有趣玩具的诱惑,一路走到学校去。偶尔会遇上起床迟了或吃早餐慢了的情况,为了不迟到,我只好拼了命似的跑着穿过小巷,把那些还在打瞌睡的母鸡花狗们从梦中惊醒,让它们“咕咕”、“汪汪”的叫声为我奔跑的脚步伴奏。

  我想如果没有那场雪,我小学残剩的记忆也许就这些了。但冬姑娘似乎觉得南方的冬天和南方的孩子在冬天太寂寞了,于是那年便好心地叫雪精灵到韶关来过冬。

  我记得下雪的前一天,天灰蒙蒙的。从早上起床便看见细细的雨一直在风中飞成一条条的斜线,天气很冷。到了下午四点钟,放学的铃声刚响起,我便和同学们一起涌向校门,然后急急地各走各的路回家,因为贪玩的心也受不了冷。冬天的雨打在古旧发黑的街巷路面上,有一种夹杂着淡淡的历史苍凉的味道。母鸡带着小鸡缩在不知谁家的窗下,花狗们则都乖乖地趴在自家的门槛内,用一双懒懒的眼睛打量着撑伞路过的大人或小孩。

  回到家,三岁的妹妹在被窝里睡得香甜,五岁的弟弟坐在织毛衣的妈妈身边咬着花生。“啪”,壳开了,花生仁也碎了,他把咬碎的壳和仁放在一只手掌上,用另一只手把花生米细细地拣出来放进嘴里。妈妈抬头看了我一下,问:“回来了?”便又低头织毛衣。我放下书包,有点无聊地向电视机走去,殊不料,正在吃花生的弟弟突然说了一句:“《癫痫病吃什么药会好呢圣斗士星矢》还没有开始。”我楞了一下,放弃了想开电视的想法。我走到门口,百无聊赖地伸出双手,手掌向上,接着从瓦上落下的雨,冰凉冰凉的,把我的手冻得微微发红。接着接着,我发现手里的雨水有点怪:里面居然有很小很小,颗粒状的冰珠。

  “妈!妈!”我很惊奇地叫着,妈妈把目光从织针上转到我的脸上,还没有等她开口,我又急急地接着说:“妈,雨里面夹着小冰珠!”妈还没有反应过来,胖胖的弟弟便傻呼呼地跑了过来,扒着我的手让我给他看,我手心的那些珠子化了,弟弟没有看见,一个劲地问我:“姐姐姐姐,在哪里?”我叫他自己去接,他把手伸出去,却把手指叉得很开,手心成了一个盛不住一点水的“平地”。妈妈说怕是要下雪了,已经很多年没有下过雪了。妈妈说这话时像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一样无声地笑了。

  我和弟弟一直接着雨水等着看下雪,但除了看见雨里面的小珠子外,一切与往常无异。一直等到《圣斗士星矢》播放,雪也不见影子。我和弟弟嘀咕着妈妈骗人,一边转移阵地兴致勃勃地看动画片去了。

  第二天早上,妈妈照例七点钟叫我起床,但她似乎带着不是平常那样平淡的语气,我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欢喜”的味道。像有一次,父亲回家乡茂名办事,去了整整一个星期,那几天我特别想念父亲,天天问妈妈父亲什么时候回来。一天早上,妈妈摇着睡梦中的我,说:“妮子,你爸回来了,带回好多你喜欢吃的杨桃干!”我一听,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把同在一张床上睡的妹妹给吓哭了……

  我起来坐在床上揉着眼睛,有点奇怪地想今天谁来了,外婆、舅舅亦或是伯父?妈妈用有点冰凉的手拍拍我的脸:“傻妮子,真的下雪了。”“真的?”我兴奋得连袜子也没有穿就跑了出去,真的啊,下雪了。对面张叔叔家乌黑的屋顶都变成白的了,长长的街巷路面也是白白的一层,像是街尾那家弹棉花的小店一样。我惊喜地看着这些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漫天飞舞的精灵,觉得自己好像一夜醒来便到了一个书本里的童话世界。

  看了一会,我便又跑进屋里,把弟妹也摇醒,对他们说“下雪了”。弟弟睡得正香甜,翻了个身,又进入了梦乡。倒是妹妹,睁着黑葡萄般的眼睛奶声奶气问了句:“真的?”我盯着她红红的脸,重重地点了点头说:“真的!”确信无疑之后,三岁的妹妹骨碌一下坐了起来,拿起床头的套头毛衣叫我帮她穿上。

  妈在厨房里准备着早餐。我和妹妹穿好鞋袜,就跑到门外,在小巷里踏着白雪一路走着。妹妹高兴得咯咯地笑,一不小心摔倒了也不哭,反而用手扒着雪玩儿。我看着那些雪,突然就有了一个很好笑的想法:用罐子把雪装起来,一直一直保存下去。也许我太高兴了,居然忘记了课文里学过的“春天来了,雪融化了”的句子。妹妹没有学过“雪融化了”,便也很天真地同意了我的建议,还主动提出要把她吃空的麦乳精罐贡献出来。正当我和妹妹讨论得正欢的时候,妈喊我吃早餐了,该上学去了。我才想起还没有洗脸刷牙,赶紧拉着妹妹往回跑,谁知妹妹还没有玩够,不肯回,我只好大声喊:“妈,妹不肯回!”妈闻声不一会就跑到了我们面前,奇怪地问:“小妹怎么也起床了?谁帮你穿好了衣服?”妹妹仰着红脸蛋,扬着红红的手指指着我说:“姐姐”。妈妈又爱又气地看了我一眼:“快去吃早餐,要不就迟到了。”然后抱起妹妹说:“小妹那么早起床,弄不好会感冒啊!”

  吃完早餐,我一路踏雪匆匆跑去学校,但还是迟到了。严厉的班主任正在讲台上,一句“为什么迟到”如风般扑面而来,我想都没有想,答非所问的说:“老师,下雪了!”全班哄堂大笑,老师的脸上也有着忍不住的笑容渐渐由嘴角荡漾开去……

  哦,童年的那场雪!

© zw.dpqot.com  水色天蓝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